简体 - 正體 - 手機版 - 電子報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雜談
 
 
 
 
 
 
 

一個真實的毛岸英(圖)
1. 一個真實的毛岸英(圖)  (107,379次) 2023/4/30

四通橋勇士彭立發入選
2. 四通橋勇士彭立發入選"時代"百大影響力人物(圖)  (98,668次) 2023/4/16

劉亞洲傳判死緩 老幹部或被抄家(圖/視頻)
3. 劉亞洲傳判死緩 老幹部或被抄家(圖/視頻)  (98,457次) 2023/4/13

預告:新世紀影視新片《接班人》4/21首播
4. 預告:新世紀影視新片《接班人》4/21首播  (95,148次) 2023/4/17

一個恐怖的預言正在成真!(圖)
5. 一個恐怖的預言正在成真!(圖)  (92,433次) 2023/4/25

外國留學生來華全免費 還給零用錢(多圖/視頻)
6. 外國留學生來華全免費 還給零用錢(多圖/視頻)  (90,477次) 2023/4/10

7. 什麼是最好的社會制度?  (89,507次) 2023/4/27

女子在天安門廣場高呼「打倒共產黨」(圖/視頻)
8. 女子在天安門廣場高呼「打倒共產黨」(圖/視頻)  (88,687次) 2023/4/26

9. 胡春華的恐懼和屈辱  (85,854次) 2023/4/12

習近平文革受害是八卦?盧沙野訪談失控 輿論震驚
10. 習近平文革受害是八卦?盧沙野訪談失控 輿論震驚  (84,226次) 2023/4/24

兩度牢獄之災 村支書出逃美國(圖/視頻)
11. 兩度牢獄之災 村支書出逃美國(圖/視頻)  (81,290次) 2023/4/29

12. 矢板明夫曝習近平與劉亞洲夫婦的關係  (80,406次) 2023/4/21

科技公司執行長癌症晚期 奇蹟重生(圖)
13. 科技公司執行長癌症晚期 奇蹟重生(圖)  (76,517次) 2023/4/16

《長春》臺灣上映 主流人士推薦「必看」(多圖)
14. 《長春》臺灣上映 主流人士推薦「必看」(多圖)  (75,280次) 2023/4/9

劉亞洲印證了中情局判斷(圖)
15. 劉亞洲印證了中情局判斷(圖)  (74,947次) 2023/4/15

美國對中共「海外警察站」亮劍的意義(圖)
16. 美國對中共「海外警察站」亮劍的意義(圖)  (68,881次) 2023/4/20

科學家首發現黑洞在太空狂奔 一路造就新星(視頻)
17. 科學家首發現黑洞在太空狂奔 一路造就新星(視頻)  (67,980次) 2023/4/9

18. 一地雞毛 習近平足球夢碎原因  (67,333次) 2023/4/16

兩隻冰激凌引發「辱華」風暴(2視頻)
19. 兩隻冰激凌引發「辱華」風暴(2視頻)  (66,233次) 2023/4/26

法輪功創始人發表《爲什麼要救度衆生》
20. 法輪功創始人發表《爲什麼要救度衆生》  (63,808次) 2023/4/20

美國起訴44名中共特務的啓示(圖)
21. 美國起訴44名中共特務的啓示(圖)  (62,754次) 2023/4/22

頂級主持人塔克‧卡爾森首次獨白(圖)
22. 頂級主持人塔克‧卡爾森首次獨白(圖)  (62,151次) 2023/4/27

不是不報 男子被20年前子彈擊中(圖)
23. 不是不報 男子被20年前子彈擊中(圖)  (60,159次) 2023/4/13

傅作義投共 堂弟命喪夾邊溝(圖)
24. 傅作義投共 堂弟命喪夾邊溝(圖)  (59,743次) 2023/4/11

明朝輪迴轉生的故事(圖)
25. 明朝輪迴轉生的故事(圖)  (59,556次) 2023/4/17

 
 

 
 
2023年4月29日發表 人氣:81,290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兩度牢獄之災 村支書出逃美國(圖/視頻)
——中國村支書出逃美國(上)
 



兩度牢獄之災,村支書出逃美國。(《新聞大家談》提供)

【人民報消息】我是扶搖(主持人)。

今日焦點:出逃美國!他從部隊轉業當村支書,爲民辦事,卻觸動權貴利益;噩夢:被栽贓判刑、遭公安跨省騷擾、地下車庫的便衣與手銬……老百姓:共產黨的話千萬別信。

大家都聽過一個說法:中共官場遵循「逆向淘汰」的機制。清廉不貪、有真才實幹的官員,一個個被排擠出體制,而擅於溜鬚拍馬、沒有道德底線的人,卻能在這個環境中混得風聲水起。

我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蔡志剛,就是被中共官場的黑色逆流「淘汰」下來的這麼一位。他當了村官,想爲老百姓多爭取權益,不料觸動當地權貴利益,於是被栽贓陷害,甚至引來牢獄之災。

多重打壓之下,蔡志剛計劃逃出共產中國。他具體經歷了什麼?我們請蔡先生親自來說。

【部隊轉業當村支書 蔡志剛得罪當地權貴】

蔡志剛: 我姓蔡,來自浙江台州。19歲我參軍入伍,當了七年的兵。然後回來以後,在我們老家當了一個村支書,就當了六年。我同時自己也在做生意,在上海。我是2006年年底從部隊轉業了。

我是提前退伍的,當時本來我是準備提幹的。我立了兩個三等功,其它所有的這種獎項也不少,優秀士兵、團嘉獎、師嘉獎、演習嘉獎,各方面拿得太多了。當時我們的部隊就是在福建,就是針對臺海。所以,我們參加這種野戰的訓練、海上的訓練、還有演習的訓練是非常多的,每年都會參加,除了我在軍校兩年以外。

我在軍校待了兩年。當時準備是提幹的。但是因爲我的年齡。我是19歲參軍的,然後本身就比正常的參軍的年齡晚了一年。這個部隊提幹不有個時間限制嘛,25週歲之前。但是我兩個三等功以後,因爲當時也要找關係,你也知道,其實軍隊當時也是挺那個的。我是時間超了,後來就是感覺提幹也沒有希望啦,然後就回來了。實際上我也不怎麼喜歡待部隊裏面,你看我也是很喜歡那種自由的人。

扶搖:2006年底,蔡志剛從部隊轉業後,到上海做生意。第二年,他在經商的同時當上老家的村支書。本來,家裏以爲出了一個體制內的人,對整個家族來說都是好事。但是,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開始發生在蔡志剛身上。

蔡志剛:迫害就是因爲我們村裏邊那個城中村改造。我們是屬於那種城鄉結合部的,這塊土地它是「肥肉」。它整個價值最少也幾十個億,幾十個億是最少最少的。我們村總共的土地應該有五六百畝吧,當時我們的土地,政府給我們徵收的土地價格是4萬5,600塊錢一畝;後來最高也是,前些年是升到了10萬3,800塊錢一畝。但是最終他們賣出去的土地價格500萬到800萬不等。這直接就是我們老百姓的錢啊。

你收回去,5萬塊錢賣500萬,10萬塊錢你賣800萬,地價不是每年都在提高嘛。如果這個錢,直接使這個權益享受到老百姓自己身上的話,那老百姓多富有,多有錢。他自己也不讓你開發,他說你不行。當時我們就據理力爭,跟政府裏邊談判嘛,把土地拿來幾百畝,自己拿回來了。

我爲了村子裏面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土地徵收了,然後集體整個弄下來,以後跟我們新城開發委員會都已經簽訂合同了。就是說,當時還給我們173畝土地,再加上18畝的返回用地,就是村集體使用的。那我們總共就可以拿到191畝土地,用於自己我們村裏邊、集體經濟自己開發,自己老百姓蓋房子自己分。

當時縣裏面不同意啊,實際上就是這個縣長不同意,他當時是在我們那裏當縣長,他是2010年前後在我們那裏當縣長的,溫州調過去的。現在已經被抓了,前幾年已經抓了。

我當書記的時間是六年,當了六年的書記。其實我當書記也花了不少錢,就是說自己花的錢。因爲自己在上海有做生意,然後你村子裏邊這個事情、那個事情,那個時候剛好又有土地徵收、房子有拆遷,然後我就自己來來回回,自己折騰、自己跑。

都是自己掏錢。那自己當時想的就是說,你爲老百姓辦點事情那也是應該的,本身他們這麼信任我,我選書記的時候,那個時候基本上就是高票,不是說全票,基本上也是高票就當選了,就沒人跟我搶了。他們也知道我是爲了村子裏面踏踏實實地做事情,自己本身也是老百姓,也是村裏邊的人。大家好了,自己也才好。

也就是說當時的觀念、這些想法也比較樸素,不會想得太多。但是你這樣子弄的話,就很容易對那些政府部門、還有這些當權者,就造成了一些壓力了,他們覺得你這個人太死釘板,他們怎麼說你也不聽,你老想着老百姓老百姓的,那他們怎麼辦?他嘴巴當然不說了,開會都是正兒八經的、冠冕堂皇的,實際上他們就想着心裏的小九九。

【老百姓:共產黨的話千萬別信】

我們那裏的街道書記嘴巴一講話,那個天花亂墜的。教育局局長出來的,背後你幹了什麼勾當啊,包教育局裏面的那個女人(教師),包了以後,教師她老公發現這個問題以後,寫成大字報,交到我們整個縣裏邊的所有政府部門,每個辦公室發一份。就這麼幹啦,他們在哪裏幹什麼、在哪裏幹什麼、給她承諾買什麼,在他們那裏買別墅。都是這樣子的,他表面就冠冕堂皇,把我們老百姓忽悠得一套一套的。

農村裏面很多老百姓,他實際上還是挺懂得,特別是上了年紀的。因爲我當初年紀也輕了,二十幾歲三十歲都不到,他們就跟我說了:共產黨的話你千萬不要信。

七八十歲的、六七十歲上了年紀的老百姓,不管男的還是女的,他就這樣說的,我是聽了很多次:就是共產黨的話,你就不要聽。他就說了嘛,他的意思就是說,共產黨假話就是順口溜一樣嘛,就是假話都是亂講的,就這個意思。

這種話確實我聽了很多,老百姓對共產黨辦的事情,確實是很多是不相信的。他們是嘴上說的一套,背地裏做的又是一套。

如果沒有籤合同的話,那這個話肯定是不作算了,甚至是簽了合同也不作算。我當時跟村裏邊、跟我們的街道簽了個土地協議的,總共加起來(拿到)191畝土地。

我當時算了一下,每個人就是說我們自己開發完、做完房子以後,剩下的我們老百姓自己就蓋那種連排別墅、獨棟都綽綽有餘。然後街面(店面)三四百間全部是我們自己的,那就作爲一個村的集體的。

但人家就是說直接影響到他們縣裏邊了,他們政府的利益了,他們就不幹了,肯定不幹了。然後想方設法把我們籤的合同騙回去。他說,這個方案不行。後來談了,當時我都跟那個街道書記打架了,我就直接抓到他的衣領,就跟他幹起來。

【替村民爭取權益 被判五年緩刑】

扶搖:蔡志剛想要爲村裏的人多爭取些權益,但是,中共官場黑暗。他沒想到,自己因此惹禍上身。

蔡志剛:那他表面上他也沒什麼事,好像大人有大量似的,但實際上背後他就搞我了。後來是給我羅織一個罪名,說我挪用公款。

當時那個土地款,它是分批次下來,但是,當時我們村鎮銀行它有一個規定。就是說,你這個土地款你要下放的話,必須要先打到一個人的卡里邊,這是銀行明確規定必須要這麼辦。後來我們村兩委商量了以後,就是因爲我是村支書嘛,我是最大的,這個錢就大家決定是放在我的卡里面。放到我的卡里面,由我這個卡作爲一個支付。

當時是過年,剛好是過年嘛,有一戶人家,他是跟我們要這個土地款了。我們財務那邊做過備案以後,我就把這個錢領出來了,當時是領了50萬吧,拿到村裏邊打電話給他,叫他來領錢的時候,我到財務家裏在等他,結果他說剛好是過年,他到東陽那邊去,他說是過兩天再回來。我就先把它存到我自己的卡里面去,存回去,你什麼時候要你過來跟我拿。

也就三四天時間,他回來就跟我要了,他要這個錢,那我就給他了。當時的銀行有個(取款額度)規定,我當時也是沒有這種概念,因爲這個錢本身取出來就給老百姓的,那你就給他。他如果不要,那我就先存着,我不管存哪個卡都一樣的。我存了另外一個卡。

三四天以後,他跟我要,我就直接取了給他。當時銀行說只能是20萬。那我說你有什麼辦法呢?他說,你這個錢從哪裏取出來的?我說,是另外一個銀行。他說,那邊的話,他可不可以直接一次性取50萬?我說那邊我覺得應該可以吧,因爲那邊自由度相對比較大一點。然後他說,那你就本票直接打回去吧。那我就把這個50萬塊錢用本票打回了我以前那個銀行,就這樣子。

然後到那個銀行,我馬上又取出來。因爲我性子也比較急,人家要錢了,我不可能還等到明天我還分批次取給他。然後我當時就一次性把本票打到另外一個銀行,把銀行裏面的50萬這個錢取出來了,直接就給了那個拆遷戶了,就這麼一件事情。已經交給他了,我沒有貪污這個錢,我也沒有挪用這個錢。

他現在是什麼樣子,他不是說我把這個錢私吞了或者怎麼樣子,因爲他找不到我任何其它的犯罪證據,我沒有。我當了五六年的書記,我沒有給村裏邊貪污任何錢,也沒有任何挪用,也沒有其它我什麼時候做生意上面的有什麼證據。他們就是找到了我這麼一條,就是說雞蛋裏面挑骨頭,挑了這麼一個罪名,你知道共產黨它就這個套路的,它就是給你冠冕堂皇的一些理由,他就是想把你給搞下來。

所有人都覺得我委屈,那委屈也沒有辦法。他就說,我這三四天時間,這個錢我一分錢都沒有挪用,我也沒有任何利益在裏邊,他們非說我有什麼利益。三四天時間的錢,人家要了,我取出來,我放在這裏,無非就是因爲有一個銀行卡那個本票、那個匯款的一個記錄在裏面。他說我這個錢是挪用了,挪用公款,給我判了3年,然後緩刑5年,已經是緩刑裏面最嚴重的。

當時要不是我操作了一下,他搞不好就給我判3年,直接就是判了實刑了,準備就把我給弄死掉了呀,你不弄死我,他這個村子他沒辦法弄。政府它的利益,它感覺保證不了啦。

因爲這個利益,說難聽一點,它要麼是政府(中共)的,要麼是老百姓的。有了老百姓的,就沒有政府的;有了政府的,就沒有老百姓的了。政府它靠土地財政它生存了。所以,我是動了它們這樣的一塊奶酪。那它不把我搞下來,不換一個聽話的人上去,它怎麼弄啊?

到現在,我們現在村子這種房子是什麼房子?拆遷房蓋好不到幾年時間,所有的牆皮全部脫落了,牆皮都脫落掉了,就一塊一塊的,斑斑點點的。當時那個我們街道的書記,就那個搞女人的書記,教育局出來的,嘴巴一套套,現在好像被雙規了,我出來之前也聽說也是雙規了。這些人都不會有什麼好報的。

他當時跟我們承諾說,我們這個房子肯定有蓋得比某某某更好,就是我們當地最好的一家房地產建築企業。那你後來看看蓋到什麼程度了?那個電梯不像電梯,吱吱呀呀、嘎嘎嘎嘎,晚上聲音很大,經常會停,然後地下室漏水滲水,地面上面的外牆全部脫落。

是高層,24層高層。本來我們想就一部分建高層,你願意習慣住高層的人住高層,你代價更小一點,你錢可以拿得更多一點;你願意住別墅的或者連排的,那就住連排。當時我們的這樣一個計劃了,但是計劃根本都還沒有成形,就被他們中共的那個政府直接打壓掉了。

判刑是2013年9月份給我判的,直接給我押了5年,我到2018年9月份,我這個緩刑才取消掉。

【拒籤拆遷合同 遭公安跨省恐嚇】

扶搖:判緩刑期間,蔡志剛因爲後續的拆遷問題,又被當地公安和司法局跨省騷擾,差點被從緩刑轉成實刑。

蔡志剛:我2013年判了緩刑,2017年那個時候,村裏就是前幾年一直都沒有拆遷,就土地徵收做一個規劃,然後17年開始村裏邊就是說拆遷了。那拆遷,我覺得你們這個合同,我覺得這個待遇應該還不夠,就是說侵害了老百姓的利益太多了。而且我們這個村子,我覺得不應該這樣弄,(村子)自己可以有更好的發展,當時我也不想拆。

但是不行,人家那個公安局(派出所)的所長,就我們片區的所長,包括我們街道政府的這些領導,包括司法局的局長,追到上海,我不是在上海做生意嗎,雖然在浙江我自己村子裏面做了書記,但是我上海的生意我一直都沒有丟的。我基本上都在上海的多,直到前幾年才因爲疫情,然後這塊生意也不好做了,所以才回到浙江的。

他們追到上海來,幸虧當時我是把我的那個司法……當時就是說你如果判緩刑的話,它不是有一個司法監視的嗎?它是要當地司法局管理,每個星期、每個月報到,還有給你定位的,就是說你不能出這個縣城什麼的。當時我是因爲在上海有公司,然後把我的司法關係轉到了上海。

我幸虧是轉到了上海,我要是不轉到上海的話,當時因爲村子裏的拆遷,我百分之百又被他們重新直接抓起來,就變成實刑了。

因爲我不拆,我就不拆,不拆的話他們就追到上海來,整整就在上海市的浦東新區的司法局裏邊,跟我幹了12個小時,12個小時整整。

他們直接就到上海來,找到上海的司法局,就是想把我帶走了。但是上海的司法局因爲我屬於他們管轄的,上海的相對來說,法制還是比較健全、文明一點,所以相對浙江更好,可能浙江相對其它省份,可能又相對還是會好一點。但是他們也這麼幹,就爲了一個拆遷的事情,出動了大批人馬到上海來找我。

他們一進來,在司法局那個大桌子上面一坐。在那裏以後,直接他們那個街道的一個領導,屬於那種主任級別的,拿了一個拆遷的那個合同,「啪」一下就拍到我的桌子上。意思好像說到這個地盤上面了,你籤你也得籤,不籤也得籤,他就這樣子。當時我也不敢拍桌子,當時我心裏面拍了一百遍、一千遍、一萬遍了,我就是不籤,你能把我怎麼樣子?

我就跟他們磨,磨到實際上12個小時都不止,上午11點鐘開始,一直磨到晚上12點多。他們後來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反正派出所所長也出面跟我說,親自到了上海的。一個所長,雖然說這一個官銜不大,但是在當地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了;司法局的局長也親自到了上海。他們輪流做我工作,要麼就給我硬的,硬的不行就給我軟的,要麼就軟硬兼施,他就這麼幹。

反正我當時死活我就抱定了,就是說,你要敢把我從上海抓回浙江,那你就抓回浙江,你要給我關到牢裏就關了牢裏,反正我就是不籤。

那後來他們沒辦法又回去了,回去以後又通過無數的那種人,不停地給我打電話,然後到上海來找我。就這樣做我的工作,他們就通過親戚、朋友,然後你家裏邊有這些在政府機關或者企事業單位上班的,就給他們壓力。

這是共產黨的慣用的伎倆,他們就經常幹這種事情。他表面上給你看,我很合法、我很好怎麼樣子,他就說不想把這個僞裝的面具把它給扯下來,但是背地裏他乾的就是這些事情,無所不用其極。

你要是開公司,他就查你的稅,查你的帳。但是你也知道,中國這些做公司的也好,他多多少少都會有一點「原罪」在裏面的。你要查,說難聽一點,無論哪個公司一查一個準,雞蛋裏都能挑出骨頭來,這東西能找不到嗎?你要是做那個餐飲的,哪怕你搞得一塵不染,所有地方全部消了毒了,他又說你衛生不合格,他能找出問題來的,讓你那個餐飲就是先關門。

我們村裏就一個這樣的,當時就拆遷的時候,他開了一個飯店,生意很好的,他就是一家的經濟來源啊,主要支柱。一年他也能賺個三五十萬,挺不錯的啦。本來他生活條件也不好的,後來開了這麼一家店,生意也挺好,日子也過得慢慢有起色了。就因爲拆遷,他不同意拆遷這一塊,然後就把那個店給封掉了,直接就給他封了,第二天就把他店給封了。

我當時是因爲這樣硬頂着,然後上海相對來說,法制在整個中國大陸方面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健全的,會好一點。他們要是把我抓回天台、抓回老家去的話,那我就是案板上的魚肉。

後來談不下來,沒辦法,當時上海市浦東新區司法局的領導也一直陪着。然後包括那個浦東新區的那邊那個派出所的,他們也專門派了一個警察就陪着我。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有一個原則,不會讓他們把我帶回浙江,就是這樣子才把我救了一回,是這樣子的。

【被當「低端人口」驅趕 工廠經營受挫】

扶搖:幸好當時,蔡志剛在外做生意,把司法關係轉到上海,才逃過一劫。不過,他生意上也並不順利。

蔡志剛:我那個時候做的是中央空調的通風管道,像我們地下室那種消防排煙,對,就像類似於這種,消防排煙的這種。鐵皮做的,還有複合型的,就是那種帶保溫層的,我們新型材料,這種聚氨酯、XPS,還有那種玻鎂,類似於這種防火級別相對比較好的、保溫性能比較好的這種,我們廠自己生產的。

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研究。我有工廠,工廠三四十號人。在上海那邊,這種絕對是屬於微小企業,但是對於一戶普通人家來說也不錯了,一年的產值也有一兩千萬,就是做得好的時候一兩千萬。剛開始這一兩年,也就三五百萬、六七百萬,後來好的時候最高可以到兩千萬差不多一年的產值。

沒有疫情的話……那不要說疫情了,因爲上海當時還做了一個驅趕低端人口的嘛,跟北京差不多。它就把周邊所有那種……它所謂的低端人口,就是說勞動密集型的、高噪音、高污染,然後這種有帶油漆或者噴漆的,噴漆這個很多的,很多機器的聲音也很大的。

但是我們這種本身就是科技水平沒有跟上,肯定是有勞動密集型的。但是勞動密集型的話,實際上上海周邊的區域,它都是慢慢這樣發展起來。因爲外來的人口多,他們打工的人多以後,他們的生活、住宿、外面的開銷,都是花在上海的。

但是他們後來就出了一個政策,那個時候也是2014年、2015年那個時候,就驅趕低端人口,把我們這種工廠全部就驅趕掉了,驅趕到外地去了。那你這樣子的話,少了上海這個依託,再說你機器搬來搬去,你這個損耗、時間上面……

就覺得這個事情做得太過分了,我們沒飯喫了。但是你也知道,共產黨它的宣傳是非常厲害的,它就是一堆屎也能給它說出香味來。我們也沒有其它外來的渠道,也沒有其它的新聞可以看,只有他們灌輸給我們的一些理念:這個未來城市好哇,未來怎麼樣子啊,爲了提升我們的國際競爭力啊,我們這個廠就是說不允許存在了,你要搬走或者就直接解散。

那政府說了,政府最大,本身一直教育它就是這樣子的,政府說什麼就是什麼,老百姓你個人的生存、你的生意,其實它就是個屁。他們好了,你才能好,他們不好,你們先死,這就是他們的一個邏輯。

那你沒辦法,那他們說只能是這樣幹,就這樣幹,你說搬那就搬吧,你不搬也不行,你硬得過他們嗎?不可能的事情,你也沒辦法遊行,你也沒辦法示威,你也沒地方去申訴,申訴了他們也不管,你要是申訴得厲害的話,人家就直接打壓你,你生意還做不做啦。

生意後來慢慢就轉到一個類似於皮包公司,因爲有生意的,以前的資源都在嘛,那我材料該賣的賣一下,有些工廠我們一起合作一下。我們工程反正全國各地都在做的,因爲我們本身就直接跟那種建築打交道的。現在就那種房地產、銷售的,它的地下室的防排煙是硬性規定,必須要做的。像商場、商務樓、寫字樓,那你肯定就必須要做一些暖通設備的,進風、排風,都需要用到我們的材料,我們也可以給他們做一些加工,然後就是說在工地現場安裝,就這樣子。

【被防疫封鎖在家 意外打開新世界大門】

扶搖:看得出來,在經歷被誣判、被逼拆遷和被當作低端人口驅趕後,蔡志剛深深體會到中共政權對老百姓的傷害。不過,正如他所說的,他當時雖然覺得這一切太過分,但多年的洗腦教育讓他依然認爲「政府最大」,它說什麼就是什麼了,老百姓只能默默承受。

那麼,後來發生了什麼事,讓他開始有不同的思考呢?

蔡志剛:實際上就是因爲疫情才醒過來的。我相信很多人也是因爲疫情才醒過來的。因爲疫情大家都沒事幹,你沒事幹,待在家裏幹什麼呢?你只能不停地去搜羅一些信息,多一些渠道去看看。我也是很慚愧,因爲疫情、實際上主要還是因爲疫情(才醒悟)。

疫情前半年,實際上我也有逐步地接觸一些外面的世界,因爲你也知道中國這個世界,它本來就是封閉式的。你看不到外面的新聞,你也不知道整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你甚至不知道這個世界發生的事情對你來說,是對還是錯。錯了,你以爲是對的;對了,你以爲是錯的,真的是這樣子的。

我是因爲疫情也沒什麼事幹,經常封在家裏邊,然後我會經常會聽聽一些國外的,當時就是說有認識一些朋友嘛,那就推薦了一些國外的視頻。當時也覺得很新鮮:原來是這樣子的,這個事情觀點好像又不一樣,那個是不一樣。

然後聽多了以後,我把我以前所有的疑問還有心結,我感覺打開了,「原來它本來就是這樣子的啊」。我本身覺得很鬱悶的事情,實際上並不鬱悶,因爲就是由中共它自己的邪惡本質造成的,老百姓(的視角)被你這個心理給扭曲掉了。

我不想被扭曲,我堅持我自己的,我本身性格也是這樣子,本身我也部隊出來,我就是一個這麼強硬的人,我憑什麼非要說你們說怎麼樣就是怎麼樣,你們說對的就是對的,我覺得就是不對,很多老百姓也覺得是不對呀。這只不過說是不敢發聲,不想去惹麻煩。那我也敢發聲,我也不怕麻煩,那我就去不停地了解了。

了解以後豁然開朗啦,原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子的,外面的世界跟我們現在接觸的世界、跟我們所看到的、我聽到的、人家灌輸給我的一些思想,其實不一樣的。人應該是怎麼樣一個人?這個世界是怎麼樣子的?你的觀點應該是什麼樣子的?通過疫情三年才慢慢地確立了自己的一個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

所以說,雖然疫情對於整個中國來說,它是一個巨大的災難。但是實際上,對於我個人或者我的家庭來說,我覺得是一個非常大的一個轉折。因爲有這樣一個情況存在,所以我了解了更多的世界,我才會帶領我的家人、我的孩子來到了美國。

【地下車庫 五六個便衣 手銬】

實際上是當時……2019年吧,美國有的教會,還有包括那個地產公司、新能源公司到中國去考察,(我)通過教會來認識了他們。當時我就有想法,我覺得就是教育各方面,總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疫情還沒開始之前。但是我也不知道哪不對,但是我就這麼一個認爲,把孩子送出去肯定是對的。

爲什麼那麼多的有錢人、當官的,他們都把孩子往外面送的、往資本主義這麼邪惡的國家去送呢?這沒辦法理解。他們的腦子肯定比我們要好使太多了,他的眼界、思想的那個思考的層次,肯定比我們要高得太多了。雖然這裏面包含了很多的貪官污吏,但是你不能否定他們這個眼光,特別是不能否定他們對於後代所考慮的眼光,這絕對是不會錯的。


出逃美國!他從部隊轉業當村支書,為民辦事,卻觸動權貴利益;噩夢:被栽贓判刑、遭公安跨省騷擾、地下車庫的便衣與手銬⋯⋯老百姓:共產黨的話千萬別信【 #新聞大家談 4/28 】

那我當時就考慮,因爲當時美國這邊,他們的教會學校也在招生,所以我去聽了講課,然後問了很多的問題,當時就決定把孩子送到國外來上學了,教會學校。我也希望他們儘早加入基督的大家庭。因爲人有信仰,不管怎麼樣都比沒有信仰好。沒有信仰的人,他就爲所欲爲了,他沒有敬畏之心,他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你有信仰的話,你總有一個神在你的心裏邊,你知道什麼對什麼錯,你就會去遵守,那這個世界才會慢慢地越變越好。

接回到上面的話題,就是當時是美國的教會、還有公司到我們中國來考察,招收這些學生。然後我有這個想法以後,因爲我孩子太小,說過幾年。過幾年,結果一弄馬上就變成疫情來了,出不去了,沒辦法出去了。到第二年,疫情稍微相對好一點的時候,實際上是2021年,我是21年年底,利用我上海的公司去申請了一個美籤,包括我媽媽,因爲我媽也是上海的公司的法人代表,她也申請了美籤。

但是孩子的事情,一直就拖在那裏,因爲也不方便出來,疫情也正嚴重。然後我們就是通過美國這邊教會,他們給我們提供這些學校的資料,包括校長、還有包括招生辦,給我們通電話,然後了解了我們家庭的情況,最後也給我們發了F1,就學校的錄取通知書。

還有包括我們面試全部都通過了,通過以後,我們就到領事館去拿個美國簽證、留學簽證了。當時我們本來應該到上海籤,那是最方便的。上海因爲疫情嚴重,一直等,就是去年22年4月份的時候……本來我們準備22年5月份就把孩子送到美國來讀書的。

我準備還是留在中國的,就沒有想出來,因爲畢竟我四十幾歲了,然後我那邊還有一點人脈關係,生意還在做。我每年掙的錢供養他們幾個孩子讀書,我覺得還行、還湊合,就這樣,也沒想出來。

然後就是給孩子們簽證的時候,結果到北京簽了兩次,它沒有出來。我很奇怪的事情,當時美國這邊也跟我說,他說,你這個孩子留學籤肯定沒有問題的,你直接一起三個孩子帶過去。可能當時帶多了,一下子把三個孩子全部帶過去簽了。

關鍵孩子簽證沒有簽出來呀,我是21年年底就簽出來了,本來想準備先去看看……然後沒有籤成功回來以後,第二次簽證回來是(2022年)8月5號還不是6號,回到浙江就過了一個星期六星期天還是什麼時候,兩三天時間就在家裏休息了,結果突然就警察上門把我給抓了。

那天早上是8月9號早上9點鐘的時候,我到外面去辦點事情,然後到地下車庫取車的時候,過來五六個便衣的,就是沒有穿着警服的。他就過來問我:你是不是叫蔡志剛?我說是啊,馬上就把我手給抓出來,手銬就「啪啪啪」扣上了,然後說這是拘捕令什麼的。我莫名其妙的,我說,你怎麼……這什麼情況,什麼情況?我根本就不知道,很莫名其妙的。

我問他:我犯了什麼罪,你又爲什麼拘捕?你東西給我看一下。他不給我看,他就是不給我看。然後就把我戴着手銬從電梯上了樓上面,把我家裏全部抄遍了,就是把我孩子的所有留學的資料,我剛好整本的放在那裏的,留學的資料就全部抄出來。

後來就把我抓到派出所裏面去訊問。我以爲再怎麼訊問,你訊問一下以後就出來了,結果他把我關了23天,關到9月2號才出來的。那個時候,牢裏面正熱,哎唷,天啊,溫度最少42度以上。牢裏面那個裏邊的樓板,我們幾十個人睡在一個牢裏面,那看守所那個樓板都是燙的,你根本沒辦法睡覺。

關了23天,22年8月9號開始。大家如果說知道氣象印象深刻的話,你們可以查一下浙江那邊,當時那個溫度確實高得不得了。22年8月份,8月9號以後那個溫度是最高最高的,熱的不得了。

扶搖:就在爲孩子的美籤煩惱之時,蔡志剛突然被抓。公安爲什麼抓他?拋出怎樣荒謬的罪名?而他,終於以怎樣冒險的方式迅速離開中國、逃往美國?途中又發生了什麼事?更多驚心動魄的故事,請關注下期的《新聞大家談》。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78IIcKAIDpp6SJOlf3vDA

(未完待續)

《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3/4/29/75960b.html
打印機版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分享至: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兩度牢獄之災 村支書出逃美國(圖/視頻)
 
 
卡爾森離職後 福克斯新聞收視率暴跌56%(圖)
 
 
印度母牛天天逼停肇事公交車 整容也騙不過牠(圖)
 
 
孝心感應天 能捨有福報(圖)
 
 
一位媽媽花園裏種植蔬菜 每年省1500美元(圖)
 
 
嘆維權難 童話大王宣佈不再發表作品(圖)
 
 
頂級主持人塔克‧卡爾森首次獨白(圖)
 
 
新聞簡述(圖)
 
 
 
什麼是最好的社會制度?
 
 
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問北京趣事(圖)
 
 
蘇章辦案 不徇私情(圖)
 
 
父親託夢援助大蕭條時的委託人(圖)
 
 
河南外賣小哥身綁樹枝掛吊瓶送餐 網民:心酸(圖)
 
 
兩隻冰激凌引發「辱華」風暴(2視頻)
 
 
影評:擦亮你雙眼,光明我心願(圖/視頻)
 
 
美韓峯會協議 美將派核潛艇抵韓(圖)
 
 
 
 
菲律賓總統坐鎮 美菲擊沉模擬敵艦 向北京釋信號(圖)
 
 
女子在天安門廣場高呼「打倒共產黨」(圖/視頻)
 
 
加州警局任用"警兔" 以療愈模樣撫慰人心(圖)
 
 
美國斥資110億美元 建國家半導體技術中心(圖)
 
 
一個恐怖的預言正在成真!(圖)
 
 
中共兩會前後 上海61訪民被關黑牢(圖)
 
 
上海車展寶馬冰激凌事件 民衆嘲諷崇洋媚外(圖)
 
 
濫殺無辜 終遭報(圖)
 
 
傳統手工毛衣熱銷 俄羅斯老奶奶迎事業新巔峯(圖)
 
 
美國情報總監:中共是跨國鎮壓頭號肇事者(圖)
 
 
習近平文革受害是八卦?盧沙野訪談失控 輿論震驚
 
 
德國總統訪加拿大 談中俄對全球挑戰(圖)
 
 
陳祈欺心 陽世受報(圖)
 
 
河南村鎮銀行儲戶維權 集體被囚酒店(圖)
 
 
中美航線貨運量減10% 全球貿易在重塑(圖)
 
 
3年疫情後 中國年輕人興起特種兵式旅遊(圖)
 
 
 
 
主人突患心臟病住院 服務犬全程貼心陪伴(圖)
 
 
有前世記憶作家:我在母親懷孕4個月時投胎(圖)
 
 
因揭武漢疫情被囚 方斌月底將出獄(圖)
 
 
美國起訴44名中共特務的啓示(圖)
 
 
清正廉明 剛正不阿的于謙(圖)
 
 
10萬英畝土地的家庭牧場 150年來堅持傳統(圖)
 
 
被害人託夢訴冤 離奇破案(圖)
 
 
白紙運動參與者曹芷馨等4人獲釋(圖)
 
 
矢板明夫曝習近平與劉亞洲夫婦的關係
 
 
師夜光假修 遭惡報(圖)
 
 
新西蘭一座普通山丘 因一原因聞名於世(圖)
 
 
同日出生死亡的緬甸夫婦轉生雙胞胎 再續前緣(圖)
 
 
法輪功創始人發表《爲什麼要救度衆生》
 
 
美國對中共「海外警察站」亮劍的意義(圖)
 
 
新聞簡述(圖)
 
 
世界上最小的鳥 如寶石般的吸蜜蜂鳥(圖)
 
 
一樁告訴人們"老天爺有眼"的故事(圖)
 
 
淄博燒烤紅火 清華北大生旅遊免費被改口(圖)
 
 
各地房價大跌 深圳業主要求退房(圖)
 
 
歐洲推芯片法案 荷蘭生產商:望美歐同步互補(圖)
 
 
荷蘭軍事情報局:中共尋求航天設備和技術(圖)
 
 
因果報應實錄︰山東發生的附體索命(圖)
 
 
馬與狗之間的冰雪友情照 溫馨美麗(圖)
 
 
上海米其林人均消費六千元 8人用餐上吐下瀉(圖)
 
 
相關文章
 
 
 

新聞簡述(圖)  2023/4/27

新聞簡述(圖)  2023/4/20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雜談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