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123
 
 
 
 
 

 
 
2008年7月4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真实神奇的田三牛转世经历
 
陆文
 
【人民报消息】一九四二年,在韦勉斋先生任陕西永寿县长时的一位事务员张生有,是陕西彬县人。彬县与永寿县相邻,两县距离仅只五十华里,因此,张生有等于是当地土著。所以,韦勉斋对张生有,知之甚详。

(一)张生有的前生是田三牛

张生有这个人很老实,平时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他资质不高,学识能力平平,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智慧,但是,他能记得前生种种事。在彬县、永寿一带,不但父老相传,而且尽人皆知。因为他的前生便是彬县县城西南三十里许的某村人氏,姓田,叫三牛,世代务农,家道小康,妻子儿女俱在。

彬县乡间居民多半都住窑洞, 冬暖夏凉,安全在一般情况下是有保障的,尤其只要有人手、有时间、有力气,随时可以大加扩充,尚且永远不需修葺翻建。所以窑洞小的三室五室,大的十進八進,可谓为相当理想之住宅。

(二)一怒离家投入窄门

田三牛一家和乐融融,就住在窑洞之中,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彬县久雨成灾,他的窑洞大门下面,积了不少湿土。田三牛等到了一个晴天,便去将湿土刨开,清扫出路。不料雨久土松,骤如山崩,以吨计的湿土将他全身活埋,他当时便一命呜呼,惨遭压毙。

可是,他自己却觉得既不曾進鬼门关,也没有上丰都路,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奋力从大堆泥土中爬出,居然又回到了坦荡乾坤,光明世界。他惊喜交集,一口气奔回自家的窑洞,看见了他的妻子,开口便说:“今天好险,我差一点儿就压死在山下泥中,好不容易让我挣扎了出来!”

但是很奇怪,田三牛的妻子,竟然对他视而不见,置若罔闻,正眼儿也不瞧他一眼,脸上不曾有任何的反应与表情。他妻子对他不理不睬,使田三牛十分恼怒,然而一转脸,又见到他的儿子,于是他又去向儿子欣欣然报“佳音”:“你听见没有?刚才大堆的泥土坍下来,就像山崩!我居然能推开那么些泥土,逃出了一条性命!”

然而,他的儿子明明跟他面对面地站着,竟然是头也不抬,不屑一顾。他高声报喜,儿子像是一句话也没听见。这一下,田三牛再也忍不住了,心想自己大难“不死”,“拣回命来”,连老婆儿子都漠然不理,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儿,可见妻儿子女,对自己是何等的绝情绝义。心中无名火起,怒不可遏,恨恨的一顿足,转身便走。田三牛不要这个家了!

田三牛愤然出走,信步所至,来到彬城,然后一时兴起,又赴东郊,离城八里之处,有一个叫做“鸣玉池’的名胜。这“鸣玉池”的泉水出自山腰石龛下面,崖津滴溜,其声琮琮,泉水凉意袭人,凄寒不可久处,由于它水声琮琮,所以取名为“鸣玉池”。田三牛有意到鸣玉池一游,可是眼看将到,中途偏又多出一道“小窄门”,他身在门里,使他无法通过。当时他便使劲的往“门外”挤。也不知道挤了多久,猛然挤身而出,顿觉头昏目眩,茫然莫知所以。偶而张眼一望,怪了,他发觉自己正在裂嘴哇哇地哭:他投胎转世,出生了!

(三)刚出娘胎,便开口说话

田三牛刚一出生,便能听清楚有人语喧哗,步声杂沓,又看清楚自己到了一间卧室,竟是躺在炕上。炕外有几个女人,神色仓皇,动作紧张,一个个东翻西找,一叠声地大呼小叫:“剪刀啦?剪刀啦?再找不到剪刀,那可不得了啦!”

这时田三牛一眼看到,就在墙上挂着有一把剪刀,当下他便伸手一指,高声地说: “剪刀就在墙上挂着呢!”说时,看见了自己伸出去的那只手,于是,紧接着便又是一声惊呼:“哎呀!我的手怎地变得这么小啊?”

他说头一句话时,满屋子人齐齐的一呆,瞠目结舌,舌挢不下,仿佛骤然之间撞上了妖魔鬼怪,当他第二句话紧接着说出来,屋里的人便吓得鸡飞狗跳,东奔西跑,尤其有人骇极叫道: “这娃儿是个怪物呀!得赶快把他丢在粪坑里淹死!”一唱三和,屋里的女人纷纷表示赞成;大祸就要临头了,真把田三牛吓得魂飞天外。这时候,他已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刚出娘胎的小婴孩,他下不了炕,又跑不开,急切间又不知应该如何辩解?正在心跳突突,手足无措的时候,幸好,躺在床上的产妇开了腔,她向众人竭力抗争,不管是谁怎么说,她誓死不肯处死她的亲生骨肉。

那些惊惶忙乱的女人,拗不过拼命保护儿子的母亲,只好由其中一人,鼓起勇气前来给他剪断脐带。脐带剪断了,又为驱魔逐邪,她顺手抹了一把产妇的秽血,涂了田三牛一嘴一脸。

(四) 缄口七载,人称哑巴

从此以后,田三牛晓得一开口便有生命危险,他开始装哑巴,其实本是一个正常的小儿。不管怎样,他绝口不说一句话。

在母亲的怀抱中过了几个月,有那么一天,家中人出外农忙,把他用一床棉被包好,让他坐在炕上。那张炕面对着窑洞口,门外地面晒的有麦粒杂粮,于是便有一群家中养的鸡子,跑来啄食。田三牛一下看见,情不自禁,连连的挥舞小手,跟大人般的吆喝赶鸡。没想到偏巧家中有人,瞧见田三牛一副大人模样,仍然认定了他是个怪物。“家门不幸,出此妖孽”!那人骇怕将来会有大祸临头,便一把抱起了田三牛,很快的向窑洞外走,他要将田三牛丢進粪坑里头。

万幸!他母亲想想不放心,赶回来探视,这才救下田三牛的一条“小命”。可是田三牛自此再也不敢开口了,他一肚皮的凄苦,唯有不时付之一哭。

这家人姓张。等田王牛长到六、七岁时,家长便他给取了个名字叫张生有,他成了张家的小孩。但他只是具有张生有的躯体,仍还保有“田三牛”的心智。六、七年里他始终骇怕,于是一语不发。这几年来,大家都叫他“小哑巴”。

有一天,祖父牵着他的手,把张生有带到荒郊野外,趁四下无人,很恳切的问他:“你一生下来便会讲话,怎么这会儿六、七岁了,反倒变成哑巴?我真弄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如果你真哑,那是我们张家祖上缺德,生了你这个残疾娃!倘若你是能讲话而不敢开口,怕人家把你当做怪物来杀害,那么你只管放心,咱们家人口单薄,将来还得靠你撑门立户,再怎么说,我们也不会加害亲生的骨肉。你就别再隐瞒了,不妨趁此机会,把这里头的缘故说个明白。”

张生有察言观色,晓得他爷爷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当下推拒不得,也无法继续隐瞒,于是便将他死而复苏,一怒离家,游鸣玉池而挤進了小窄门,生下来刚一开口,就被人说成是怪物,险险乎葬身粪坑,因而才咬紧牙关,装聋作哑的前因后果,向他祖父声泪俱下的说了个清清楚楚。

他祖父当时便毅然决然的说:“那这样好了,从今儿起,你该怎么的就怎么的,别害怕,一切有我。”

便这样,张生有解脱了桎梏枷锁,他言行举止,自由自在,他从此不跟小孩子玩在一块,反喜欢跟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谈笑自若,相习如常。除了体力相差很远,无论从别的任何方面看来,这个六、七岁的张生有,简直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张生有转世投胎,他呱呱坠地便懂得人事,会讲许多话,而且他前世便是本县某村田三牛的这件稀奇古怪、骇人听闻的事儿,渐渐地越传越广,越传越远,终至闹得沸沸扬扬,使彬州一县,上自官府,下至妇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时候田三牛家,六、七年前便掘出了田三牛的尸体,备棺殓埋,归葬祖茔,田三牛的老婆子女,一概遵礼成服,尽哀守制。六、七年后,他大儿子都二十多岁了,听到说田三牛投生某村张家,生而能言,又知前生事。田家的人当然不信,一致认为这是荒诞不经的传说,根本不加以过问。

(五)田契不获,一找便得

可是,为时不久,田家因为地界不清,与邻居发生了土地纠纷,双方相持不下,终至告進官府。这时候田家的人,由于地契一直由田三牛一人保管,而田三牛“死时”并无只字遗言,因此地契遍寻不获。拿不出地契,不但这场官司必输无疑,尤其败讼之后,将遗下后患无穷,说不定连全部家产都无法保住。这时,家中上下,忧心忡忡,岌岌不可终日,他们邀集了诸多亲朋好友,前来筹商应付之计。当时,便有一个田三牛的妹夫,灵机一动,对田三牛的大儿子建议说:“全彬县的人都在讲,鸣玉池张家那个生下来会说话的男孩,是你父亲投生。这件事是真是假,谁也弄不明白。可是,如今你们家的田契找不到,眼看着要吃大亏。依我之见,何不利用这个机会,张家那小孩子不是说他能知前生事吗?就把他找来试试看,如果他真是你父亲投生的,而且能记前生的事,那么,他就应该晓得地契何在?假使问他地契藏在哪里?他说不上来,谣言定会不攻自破;所以我说,试他一试,其实是一举两得。”

田三牛的儿子,许久以来都在为他父亲转世投胎这一码子事困扰万分,现在他听姑丈这么一说,觉得试他一试倒也不错。最低限度是有利而无害,于是,他答应了,随即请他姑丈到张家去走一遭。

那日,田三牛的妹夫刚到鸣玉池张家,正好遇见七、八岁的张生有,独自站在窑洞门口。他一见这位前世的妹夫,亲情洋溢,笑逐颜开,老远老远的便向他妹夫招手,欢笑地叫:“你不是我妹夫吗?怎么得闲上这儿来了?”

来人大吃一惊,不由得不信,他抢前几步,执住他大舅(田三牛)的小手,然后一五一十,将他的来意,和田家的困厄,告诉给张生有(田三牛)听。张生有不假思索,随口便说:“你问咱们家的地契呀?有有有!早先我藏在窑洞某个角落的一道石头缝里。只不过,如今隔了七、八年啦,就不晓得还在不在?”

他妹夫疑惑不定的再问一句:“你是说,连你自己也没有把握?”“你试试看嘛,”张生有笑了笑说:“回去找一下,你不就晓得我有没有把握了吗?”

妹夫将信将疑的回到田家,按照田三牛——亦即张生有的指点,那份关系全家财产的田契,果然一寻便得。田契到手时,连他自己和田家上下,一致目瞪口呆,毛骨悚然,回想从上吨重的泥土里面挖掘出来,归了葬的那具尸首;他们几乎置身梦中。于是,田家上下,齐来鸣玉池张家窑洞,妻啼儿哭,罗拜于前。那时节,张生有才八岁,可是他三十多岁的老婆视他为夫,二十多岁的儿子尊他如父,说什么也要把他接回田家厥尽妻职,恪遵父道。八岁的张生有居然请准祖父、父亲和母亲,到田家去住了一些时。可是,中年妇人伴宿髫龄童子,二十多岁的壮男喊八岁的娃子叫爸爸,天长日久,大家都不很习惯,都不耐烦,兼以张家家境远比田家为优,张生有要读书,张家替他缴了学费,上课在即,于是张生有不再当田三牛,他还是回到了鸣玉池。

自此,张生有也就是田三牛,他时而张家住住,田家歇歇,两头来往,都受欢迎,仿佛他天生下来,便该在两家生活,这也是他的福份。

(编选自《科学时代的轮回录》杨大省居士编)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8/7/4/48044.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真实神奇的田三牛转世经历
 
 
图解史上最强新闻发布会神秘龙套(图)
 
 
今日方解“瓮安”意 贵州党官多姓“石”(图)
 
 
奥运前夕中共全球仇恨攻击法轮功 法拉盛是焦点(图)
 
 
江:这个时候不干什么时候干
 
 
刘醇逸曾求助法轮功帮忙(图)
 
 
这个迷团对于网友应该是盘小菜儿(多图)
 
 
吓人!一张千人向上仰望的图片(多图)
 
 
 
武术大师相会 宛若武林盛会(多图)
 
 
多伦多中秋夜 共邀明月观神韵(多图)
 
 
评委会主席谈汉服大赛:复兴传统服饰礼仪文化 (图)
 
 
声乐亚太区初赛登场 评委主席关贵敏抵台
 
 
刘醇逸投靠中共 仕途蒙上阴影
 
 
纽约警察的感动:我就是为你们那颗心而来(多图)
 
 
大陆来信:中共网特活动曝光
 
 
面对法轮功 刘醇逸表态坚持与中共为伍(多图)
 
 
 
 
“狄仁杰救雷公”与“王充遭恶报”
 
 
中共为何抛弃未来的纽约市长(多图)
 
 
那流行语是这新闻发表会创造的(图)
 
 
中国菜厨技大赛重在“味儿”(图)
 
 
贵州大火 人民愤怒了 中國共產党亡(多图)
 
 
孩子变了 太神奇了
 
 
一个典型的角色错位现象
 
 
作家廖祖笙七一退党:中共已亡 只剩躯壳(图)
 
 
新唐人就欧卫事件的最新声明
 
 
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弘扬人类正统声乐艺术(图)
 
 
声乐亚太区初赛在即 台湾掀报名热潮(图)
 
 
飞檐走壁?大陆城市公园惊现法轮功条幅(多图)
 
 
中共在美代言人刘醇逸之政治丑闻(多图)
 
 
中共捧纽约政客刘醇逸当明星(图)
 
 
全世界首届华人小提琴大赛在即(多图)
 
 
中共奥运会前的战略大溃退
 
 
 
 
中共尽做败事 连血本都抛出来了(多图)
 
 
一个亲共人士的悲惨下场
 
 
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共黔驴技穷矣(多图)
 
 
中共双面人
 
 
他们到底和中共是什么关系(图)
 
 
中共留学生特务引起德国警方的注意
 
 
瞧,周永康展现从未有过的温柔(多图)
 
 
毛泽东在中共神坛上竖起中指(1)(多图)
 
 
中共后院起火 百度贴吧现大量退团、队贴子(多图)
 
 
我给的评价是:五颗星!(图)
 
 
五环变死环!那天千万待在家里(多图)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发文揭露中共篡改历史
 
 
欧卫中断NTDTV亚洲信号 新唐人吁勿屈膝中共(图)
 
 
悉尼时政焦点论坛全球连线聚焦法拉盛(多图)
 
 
空军副军级将领于长新被秘密关押在北京
 
 
此刻没有中立者
 
 
中共介入法拉盛攻击事件 美国之音发声
 
 
布什把周永康当球踢给胡锦涛
 
 
法拉盛事件是中华民族的一个悲剧
 
 
瞒报学生死亡人数 平武灾民愤怒抗议
 
 
法拉盛帮凶自演闹剧 中共没招了(图)
 
 
纽约检察官重视中共暴徒行凶案 深入审查(图)
 
 
中央召开秘密会议 中共将在不择手段中自灭
 
 
中共策划在法拉盛制造流血事件未得逞(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