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2009年8月16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下)(多图)
 
梁新
 

中共七届人大委员长万里在发言。
【人民报消息】万里认为:「人一旦有了伦理责任,肯定活得不轻松。一个国家,一个政党大概也是如此。」

万里,这位曾经是中共政坛上第二把手、中共第七届全国人大委员长,在困惑了30余年得不到答案之后,终于明白,中国共产党这个组织是没有伦理责任的,所以它只为自己如何继续生存下去而绞尽脑汁、所以也活得并不轻松。

万里说:「那位让我传话的老同志对我说过:你我都垂垂老矣,怕的是盖棺难定论呀!我已经走到了晚年的晚年了,这样的自责总摆脱不了。」

在93岁高龄之时,在国殇60周年前夕,万里公开谈中共的执政非法性,这一撼世举动说明他终于相信中共决不可能有丝毫改变,现任领导人中也决无一人有魄力、有「政治伦理」、有能力改变这个党的罪恶属性,所以他决定替自己也替那些有忧国忧民意识的「中共老干部们」站出来说句真心话。

为了这一站,万里经历了三十多年的漫长岁月,当他真的站出来这一天,意味着他不再相信共产党的一切谎言和「承诺」,敢于抛弃共产党给予他的一切优厚待遇,也说明了中共决没有明天,中共对中国的统治已经走到了尽头的尽头。

独裁党骑在党员头上80余年

万里的这个谈话对像是中央党校的一位年轻教授,万里说之所以和这位教授成了「忘年之交」,是因为「他通过我的孩子转来他写的一篇短文,他说他不为了发表,只是希望能在党内流传,引起讨论」。这篇文章谈到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就是「党章」上的那么多权利为什么落不到实处?为什么落不到实处却又不加修改?!

「这位年轻教授对我说,六十年了,我们国家还没有出现完整意义上的选民,我们党也没有出现权利完整的党员,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来容许其他人发挥政治作用的制度,这些是不是您个人最大的不安?」

万里说:我就找他来谈了很多次。还是要从基本事实说起。从建党的时候起,我们党就说自己代表了农工,四九年以后,又说代表了几万万中国人民,到建国六十年的现在,还是这么来讲。大家同时还看到,六十年了,并没有严肃严谨的政治程序来赋予那种代表权,选举的、非选举的,都没有。

这番话表明,中共劳民伤财召开的这个代表大会,那个代表大会,都是为中共独裁专制当裹脚布的,都是在作戏。党在自己党员头上都骑了80余年,更不要说欺压了十几亿人民有60年。

人大委员长揭人大选举是党一手操控


十七大没召开,当选名单已经出来了!
每年三月,中共都要大张旗鼓的搞什么「两会」,人大委员长万里揭人大选举是党一手操控的黑箱作业。

万里指着党秃头上的虱子说:中共「对有选举权的党员进行党纪约束,来统一贯彻党的决定」。

他说:老家的一些省市长经常来看我,我总是对他们讲,你们的职位是需要选举才能得到的,要凭自己的本事来当选,不要老是寄希望于人大代表团中党组织的幕后作用。靠这种作用选上的,脸要红的。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是党把这些党官的脸皮锻炼成城墙拐角。人大委员长万里说:人大代表团中党组织幕后起作用「这不是平等竞争的机制,六十年来都是如此,没有变,很难说这样的程序是严肃的、严谨的。」但是直到如今,这个不平等竞争的机制依然在中共的60年中「辉煌」。

万里说,中共的选举法,违背了政治领域的道德伦理,「变成了压制不同意见的优势」,「等于一家政党掌控了选举机器,民意要真正表达,就是一件难事了。这是谁都看得见的。」

中共自诩有7千万党员,恰恰证明了它的一党专制独裁。万里道:世界上「哪里有像共产党这样大的党团呢?」

六四前夕,人大委员长万里被江软禁在上海


以万里为首的元老批江!
中共没有法律,中共藐视法律,中共自诩法律。六四前夕,人大委员长万里被江软禁在上海,就是个最能说明问题的例子。

在六四屠杀行动之前,中共通知正在北美访问的人大委员长万里缩短行程,即刻经上海返回北京。届时正出访的万里完全不知总书记赵紫阳已经被迫下台,总理职位被解除。总书记职位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代替,总理职位由李鹏代替。

据库恩撰写的《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英文版提到,早在1989年六四之前的5月20日,中共八大元老就内定江泽民成为新任中共总书记。

因为万里曾公开表示要保护学生们的爱国热情,所以邓小平等担心他回国可能会召开人大会议改变解除赵紫阳总理之职的决定。于是5月23日,江泽民以「邓小平指定的人选」和「八大老的代表」身份受命在上海拦截万里,直至他同意血洗天安门广场的决定。

5月25下午3时,万里的飞机在上海机场降落,江泽民手持邓小平的信件,在柏油碎石做的停机坪等着万里,然后按计划把万里送到上海市郊的一家招待所,让他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无法自行离开。然后江把邓小平的信交给他,并说现在军队已经准备就绪,已来不及阻止天安门的「军事清场」,让他配合。万里听后情绪激动,拍桌子断然拒绝,并要马上返回北京。江说,得到指令,在万里不答应之前,要把他留在上海,不得返京。

当时的新闻报导说,正在北美访问的人大委员长万里途经上海返国,可是万里滞留上海数天不归,这引起了舆论注意。僵持了3天,软禁中的万里被迫在5月27日写了一封违心的公开信「支持中央实施戒严的决定」,又过了几天才让他返回北京。官媒说的理由是「万里不舒服,医生要为他检查」。


文革期间批斗万里!
1989年到2009年不过才20年,而万里对于共产党的丑陋政治已经思考了30余年,中国国殇60年之际,万里终于说出心里话:60年了,我们党说把国家的「治乱」系于一身。过去那么多年的折腾,没有不起因于我们党自身的折腾的。这让我痛心,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老百姓。

万里的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已经证实:中共没有法,人大是党违犯国法的遮羞布,人大委员长只不过是一个听喝儿的小听差而已。这让在其位无法谋其政的万里活的并不轻松。

万里点到毛泽东死穴

万里说:我们党执政六十年了,开始说到了决策科学化,开始说到了权力制衡,但做得到底怎么样?看来不说到政治伦理不行,光说到还不行,还要有办法、有制度来落实这种伦理。

中共在自己的传媒上花样翻新的甜言蜜语,但是60年过去了,依然是野蛮宣传,而从来没有具体办法和制度。

万里点到毛泽东死穴,他说:毛主席在没有建国的时候,就提出了「为人民服务」,这是最高的政治伦理目标,可是怎么为人民服务,他老人家没有回答好这个问题。

万里说:这「服务」不知要比「执政为民」要谦卑、要诚恳多少倍,但做的怎么样呢?我的结论是,光有「为人民服务」、「执政为民」的宗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一宗旨也还是要有政治伦理作基础的。

万里还谈到「有一个姓康的年轻学者前几年提出第三种合法性来源,说是一个政党只要发誓为老百姓服务,就有了执政的合法性,我看,这种看法是不成熟的,对基本事实都没有搞清楚。」

中共执政的事实证明,没有道德约束的独裁国家、独裁党及其领导人,唱的越好听,对其国其民的危害性越大。

人权和民主是非法组织中共的独裁死结


八大花瓶党是党妈妈怀里不许长大的奶娃!
党校那位教授告诉万里,「六十年来,共产党应对各种危机,比如政治动荡、内部纷争、舆论压力、人事不正常变动,已经有了许多很定型的危机处置办法了,人才也聚积了不少,有这么大的优势,为什么还没有打算搞平等的党际竞争呢?」至今党还骑在国家的头上。八大花瓶党都是党妈妈怀里不许长大的奶娃。

万里没有替党辩护,他也不愿意为党辩护,万里坦率的说:我说,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但总觉得竞争选举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

中国共产党没有注册,连个组织招牌也不敢挂出来,它是个地地道道的非法组织,连与八大花瓶竞争的资格都没有。正因为此,人权和民主是中共的天敌,中共只能用血腥暴力来维持非法政权。

万里说:现在还有人说,在中国搞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选举,条件不成熟,这好像是说,中国农民多,素质不高,中国没有民主传统,这都是劣势。可是,当这些劣势转变为优势了,共产党组织的优势可能就没有了,到那时候,就又有理由不开放民主选举了。

万里说的一针见血,确实是这样,中共动不动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要求人权和民主的人。有些人仅仅是写了几篇文章,就被投入监狱,酷刑折磨。安徽著名作家、民主人士张林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个,他被各界认为是一位正直仁义的良心作家,德才兼备的人权勇士。

8月12日刚刑满出狱的张林说:「我算是入狱次数很多的。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一次次走入监狱?值不值得?每次的答案都是:这是唯一的选择,只能如此,因为那是一种情不自禁的感情,无法阻挡。见到荒谬的东西就要指出来,见到邪恶的东西就要去抵制反抗。我也知道会因此遭受迫害,但我只能这么做,我根本无法违背我的心而苟活。」

中共最怕「无法违背良心而苟活」的人,尤其出现在中共高层。

中共和中国的DNA表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万里说:建国六十年了,应该回到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上去。这个国家国民的意愿到底是什么?应该通过什么样的办法来表达真正的民意?这个问题,苏联没有搞明白,六十九年就亡国亡党了,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民粹主义者,凭我几十年的政治阅历,我敢说,表达民意是一个国家政治制度的「「基础设施」,也是衡量一个国家进步、文明程度的主要标准。

对于任何一个民主国家政府来讲,确实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民意,因为他们就是民众一票一票选出来的,你不拿出如何改善人民生活的具体措施,就得不到民众支持,就没人投你票,这个人就连上台的机会都没有。


中共和中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而中共是先成立了党,然后利用欺骗、谎言和暴力建立了共产党自己的政权,它是先有党后有政,「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党妈生下来的,所以它说「共产党的权力是不与人分享的」。当然不能与人分享了,党妈的亲生儿子怎么能认其它政党为亲妈呢?查查DNA,完全不一样,中共的祖宗是马恩列斯,而其它政党,包括八大花瓶,祖宗都是中华民族先人。中共党员无论好坏,党说死后一律去见马克思;而炎黄子孙死后根据其生前表现,坏的下地狱、好的上天享清福。

中共建政60年,一直把着政权不撒手,四中全会之前「将军之子合唱团」的将军们全国到处巡演,歌唱「红色光辉历程」。其实,在做这些动作之前,在要求中共改革之前,在歌颂前辈打下江山之前,必须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先搞懂共产党到底是什么,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到底是怎么回事,中共是如何对内对外实施暴政的、是如何破坏民族文化和肆意杀戮中华子孙的,等等。

这些搞清楚了,我相信就没人要求中共进行党内的体制改革了,也不会再有高官之子提什么「老子英雄儿好汉」了,因为他们所知道的党史完全是捏造出来的,而共产党的真实历史抖露出来,可以致中共于死地,太子党们就毫无炫耀的资本。

中共不存在改革问题,只能解体

万里说:「六十年了,只要关心国家发展前途的人,都会想到怎么样推进政治民主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一提到桌面上,那首先就是政党合法性的问题,从来没有在中国注过册的中共不要说当执政党,连生存都不合法。

万里说:我们的老百姓、社会团体对国家政治生活既表达不了独立的看法,又参与不了实际政治过程,又监督不了执政党,人微言轻,这种「三不」状态总不能这样延续下去吧,不能总是一成不变地讲话如仪、视察如仪、批示如仪吧。

那么怎么办呢?要想改变这种「三不」状态,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再延续中共这个非法组织的生命。中共不存在改革问题,只能解体。

邓小平不肯评价毛的真实原因

93岁的万里说:我这么老了,说了这么多。有些年轻人会骂我,在位的时候怎么不说,怎么不做,这种责骂是有道理的,我个人不能用客观环境、客观因素来推卸我应该承担的那一部分历史责任。说了那么多政治伦理,我本人就要好好养成那种政治伦理。

共产党的决策层里,有几个人能像万里这样,确实有客观环境、客观因素,也不推卸历史责任?也向内自省?还说人家的责骂有道理,说自己做官要遵守政治道德?!


彭德怀说真话被折磨至死!
有人说中共组织内也有「批评与自我批评」啊,中共的那个所谓「批评与自我批评」不是真正的向内自省并善意帮助别人,而是批斗会、是整人会。凡做「自我批评」的,都是被党打倒批臭后说违心话的,例如庐山会议,彭德怀的万言书说的都是实话,却被毛泽东定为「反党小集团」,彭不得不在「打倒彭德怀」的文件上签了字。为彭德怀鸣不平、说真话的都被惨遭修理,而昧着良心睁眼说瞎话的人被提升。

万里说:1980年起草《决议》的时候,小平同志说,他最有资格来评价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政治品质。可他却认为,这种评价应该让后人去做。这么一来,难题就留下了。

邓小平参加毛召开的会议时,总是坐在最远的一个位子上,对毛的讲话不屑一顾。为何邓最有资格评价毛,但却要留给最没资格、最不了解内情的后人去做呢?因为邓批判了毛,他就得真的「为人民服务」了,而邓小平的名言是「杀二十万人,稳定二十年」,和毛半斤八两。

万里这篇八千余字的谈话稿最后一句话是:如果后人既没有小平同志那种资格,又不讲基本的政治伦理,这事情又要赖给后后人了。总要有人出来讲话的,我算是其中的一个吧。

结语

在中共准备大庆特庆「国殇60年」的前夕,万里以中共前人大委员长和前副总理的资历站出来谈政治上的道德伦理、谈中共执政的非法性、谈中共「红太阳」的虚伪,这对于中共是极其可怕的。

如果是热比娅出来谈,那新华网会点名骂她是「反动的三股力量」;如果是维权人士出来谈,中共会说他们是「与海外敌对势力」勾结,阴谋颠覆国家政权。可此次出来否定中共的是其前第二把手,一个完全知道内情的政府要人,一个现在依然在中共里享受着很高政治待遇的人,一个「为国家为党也工作了一辈子,那种感情是怎么也割舍不了的」93岁元老,中共真是吐不出、咽不下,想反击都找不到恰当的语言──因为都没有资格和资历。

万里讲话的出现,有着强大的党内认同基础和民意基础。目前退出中共党团队的近6千万同胞都是万里的支持者和同行者。

真话是最有力量的。凡是读过《九评共产党》的人都会发现,万里的谈话为此系列评论做出了最佳注脚。

当万里的谈话出现在网络之后,意味着「天灭中共」已经进行到最后的最后阶段。尚未以真名或化名退党的共产党员们,为免被株连,赶快退党保平安。△

(人民报首发)

相关文章: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上)(多图)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中)(多图)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9/8/16/50986.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下)(多图)
 
 
北京奥运 刘淇送周永康多少钱(图)
 
 
李蕊蕊被强奸案中共怎么破?(图)
 
 
高层神秘电话 江家帮坐立不安(多图)
 
 
一个永远告不赢的女人
 
 
视频:一场神灭中共的天遣即将来临
 
 
小笑话:江和王冶坪分别找小英子谈话
 
 
四中全会前!薄熙来大打出手 终引太子党众怒
 
 
 
保密局一纸荒唐 中共引火烧身
 
 
万里谈话 中南海尴尬 有人指名道姓攻击(图)
 
 
党内一份毛秘密档案否定“辉煌60年”(多图)
 
 
中国严峻的不仅是就业形势
 
 
外电:女访民被强奸 曝光北京黑牢
 
 
著名作家张林:决不趴在地上苟活(图)
 
 
这是啥新闻! 新华网养了一群白吃饱儿(图)
 
 
周永康称江“大老板” 公安部爆重大犯罪系统(图)
 
 
 
 
中国宏观调控在假数字中豪赌
 
 
大陆互联网新近流行“发烧死”
 
 
澳洲明挺热比娅 中共拿胡士泰撒气
 
 
中共对万里的讲话终于表了态(图)
 
 
中共腐败与时俱进 雷人新词不径而走
 
 
新华社大摆乌龙 “新疆虚惊一场”
 
 
破网“五剑客”风靡大陆 中共警察公开出售(图)
 
 
间谍周泽荣被中共送到澳州当大亨(多图)
 
 
中央党校教授公开嘲笑中共“反腐监督”
 
 
红墙欲倒!──万里谈话强烈冲击中南海
 
 
小笑话:江泽民亲自监考(图)
 
 
中国要出大事!七大军区司令支持新政府(多图)
 
 
?!除了中共,谁能搞出这般奇佳效果(图)
 
 
一位中共空军高级将领的恐惧(多图)
 
 
巴黎著名旅游景点700大陆游客“一身轻”(多图)
 
 
震惊,太震惊了!还以为中国改朝换代了(图)
 
 
 
 
热比娅儿女“灭”的哪门子亲?
 
 
生死搏命 江少一条腿仅是开始(图)
 
 
小笑话:宋祖英儿子的疑问
 
 
新华社与北京市当局合伙骗钱 民众愤怒(图)
 
 
八大纪检监察室救不了中共的命
 
 
BBC重要新闻触目惊心(图)
 
 
江怕被胡与太子党联手治死
 
 
专家表示中国股票已变泡沫(图)
 
 
云山雾罩 国务院研究室出了一个“严正声明”(图)
 
 
中共国务委员实话实说 网友大怒(图)
 
 
通钢事件说明了什么?
 
 
小笑话:李长春“鸟巢”遇祖英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中)(多图)
 
 
香港,一根钉在中共心脏上的钉子(图)
 
 
唐柏桥遭攻击 震惊美国司法部(图)
 
 
折腾出事了 薄熙来去了哪里?(多图)
 
 
小笑话:国家四级救灾惹恼薄熙来
 
 
中共官方调查令当局震惊尴尬
 
 
美国女记者的“感激”令人惊憾(图)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上)(多图)
 
 
胡士泰案 中共已作疯狂状
 
 
又一个文革式的人伦悲剧!
 
 
无法想像的天堂与地狱
 
 
诸葛亮何以能知两千年之后的天象?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